超碰CaoPoron最新

專業高檔工作服定做廠家!
手機:18945088228

18945088228

導航
您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哈爾濱定做服裝閱讀海外服飾巨頭接連折戟,年輕人在穿什么?

時間:2022-06-07 09:45 作者:小小編點擊:

               歡迎訪問哈爾濱定做服裝                哈爾濱華宇服裝廠的官網
 日前,綾致集團發布了《SELECTED終止零售業務告知函》表示,2022年4月,綾致股東會已做出重要決定,將于今年7月31日前關閉Selected(思萊德)在中國的1300多家線下零售店鋪。

  不少媒體陸續報道,位于長沙和濟南等多地的思萊德門店已經紛紛撤柜。

  對于閉店原因,思萊德在《告知函》中解釋道稱,后疫情時代下消費習慣的變化,思萊德原有的商務剪裁和商務休閑調性難以適應新的市場需求。

  盡管思萊德在過去的兩年進行了全面轉型的嘗試,但收效甚微。加之商場客流量減少以及店鋪成本高昂,思萊德門店運營艱難。

  事實上,早在思萊德之前,不少海外服飾品牌相繼宣布撤出中國市場,尤其是快時尚領域New Look、Forever 21、GAP等等,就連ZRAR、H&M也未能幸免。他們贏了同行,卻又敗給了時代。

  與巨頭折戟相對應的則是國貨品牌的崛起。國潮大勢之下,李寧、安踏等老牌翻紅,Beaster、Boise等后起之秀迎頭趕上。從運動到時尚潮牌再到功能性服飾,整個服裝行業正經歷著重塑。

  從救急淪為“雞肋”

  作為成立于1975年的丹麥時裝集團,思萊德母公司綾致時裝早在1997年便進入中國。

  圍繞20-30歲的年輕人,綾致集團很快又將ONLY、Vero Moda、Jack&Jones引入國內,主攻500元以下中端市場。其中ONLY主推牛仔風格女裝,Vero Moda聚焦都市風格女裝,Jack&Jones定位牛仔風格男裝。

  入華較早讓綾致占據了先發優勢。彼時的太平鳥、美特斯邦威等國產品牌仍在發展初期,ZRAR、優衣庫等品牌尚未進入中國。憑借著大膽前衛的設計風格,綾致時裝很快贏得了年輕人的青睞,也成為不少80、90后的選擇。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競爭對手也蜂擁而至。美特斯邦威在2008年上市后迅速擴張,后來更因為《一起來看流星雨》里那句經典臺詞“端木帶我去了美特斯邦威”在年輕人中爆火。

  美特斯邦威上市同年,日本品牌優衣庫第二次進入中國市場,并憑借極簡化的設計風格成為年輕人衣柜里的常見款。自此,四大時裝零售巨頭(ZARA、H&M、GAP、優衣庫)齊聚中國瓜分年輕人市場,這給綾致集團帶來不小的競爭壓力。

  為了應對挑戰,綾致集團在2008年將思萊德引入中國。其以男裝為核心產品,瞄準20到45歲之間的時尚男士,主打商務休閑系列。思萊德的理念是要打造“全能衣櫥”,囊括從西服外套到襯衫毛衣的商務男裝品類,可供“一站式購買”。

  綾致在中國發展相對獨立,大部分在中國市場銷售的設計都在中國完成,且90%以上的產品是中國自產自銷,這讓綾致更貼合本土市場需求。

  據國信證券研報統計,2014年綾致時裝集團在全球擁有超9000家門店,其中有6000家在中國。

  但面對中國本土品牌的崛起和國際時裝巨頭的施壓,綾致的日子并不好過。以此次閉店的思萊德為例,其廣受詬病的一點便是和兄弟品牌Jack&Jones在設計上過于同質化。

  此外,正如《告知函》所言,主打商務休閑調性的思萊德如今已經不能適應市場需求的變化。相比于同時囊括休閑、商務、運動等多種風格的快時尚品牌,思萊德的單一風格難以吸引消費者光顧。盡管后期思萊德也作出調整,設計更加貼合年輕休閑風,甚至還推出女裝,但最終也沒掀起什么水花。

  用戶粘度降低,庫存積壓雪上加霜。值得一提的是,綾致集團旗下品牌均為直營模式,店租、人工、管理等成本的高額費用需要品牌自己承擔。疫情重壓下,銷售額的持續疲軟會造成更大的壓力,關店已成為常態。

  在《告知函》中,綾致集團稱此刻需要進行戰略調整,將資源更多投入到適應未來市場的品牌和渠道,并表示對旗下其他三個服裝品牌ONLY、Vero Moda和Jack&Jones仍有充足信心,未來也將繼續投入對它們的升級。

  相比于其他3個兄弟品牌,思萊德入華時間晚,無論是門店數量還是營銷資源都跟不上前幾位。盡管去年雙十一男裝銷量排行榜上,思萊德仍然能擠進前十,但和排在第四的Jack&Jones相比仍有5名的差距。

  海外巨頭集體折戟

  綾致不是近年來第一個折戟中國市場的海外時裝巨頭,也不會是最后一個。據不完全統計,這兩年來,已有八家海外服裝品牌陸續撤出中國市場。

  2020年3月,GAP集團旗下品牌Old Navy因業績不佳已退出中國市場,關閉了在中國所有的銷售渠道。Old Navy進入中國不到6年,僅開出了10多家門店,并沒有遵循主品牌Gap以及同類快時尚品牌H&M、Zara在中國大舉擴張的策略,失去了市場先機。

  無獨有偶,早在Old Navy退出中國市場前一年,也就是2019年,同樣從美國起家的快時尚品牌Forever 21黯然退出中國市場。進入中國10年,Forever 21的門店始終維持在20家左右,與同為快時尚領域的ZRAR、H&M的幾百家門店相比,Forever 21的體量過小,難以與巨頭抗衡,敗走中國似乎在情理之中。

  即便ZRAR,這幾年也面臨著閉店、打折清倉的日子。早在2017年,ZRAR便關閉了在成都樂森購物中心的旗艦店,這也是ZARA在中國區最 大的一家旗艦店。

  2021年,ZARA母公司Inditex宣布旗下Bershk、Pull&Bear和Stradivarius三大品牌在2021年中前全面退出中國線下市場。

  而對于和ZARA同屬于快時尚領域的另一巨頭H&M而言,更大的沖擊則來源于新疆棉事件。

  2021年3月,由于部分國外媒體對中國新疆地區勞工關系的不實報道,H&M、Nike、Adidas等國際品牌紛紛站隊,公開聲明禁用新疆棉,此舉徹底點燃了中國消費者的怒火。事件發生當晚,H&M便遭淘寶、京東等購物平臺全網下架。

  新疆棉事件的影響延伸到了財報數據,據H&M財報顯示,2021年一季度,其中國市場銷售額同比增長21%,而僅到二季度,這一數字就變成了下降23%,到三季度,H&M中國市場銷售在集團內已跌出前十名。

  事實上,H&M在中國市場的增長乏力早已顯現。據東吳證券研究所數據,2015年H&M大中華區的收入為90.8億瑞典克朗,2020年則為97.5億瑞典克朗,復合增長率尚不足2%。

  無論是思萊德還是GAP、ZRAR等,其在中國受損的生意往往集中于線下,而這既離不開電商的沖擊,也與巨頭們早年的選址策略不無關聯。

  以ZRAR為例,自進入中國市場后,ZRAR的開店策略就秉持著和“大牌”做鄰居的風格,每登陸一個新市場,ZRAR都會先在大城市中心區域的最繁華地段開店。

  這一開店模式將ZRAR與購物中心徹底綁定,成為命運共同體則意味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而商業地產的過度擴張導致商圈的快速更迭,曾經的優質地段并不能持久地保 證ZRAR的銷售額。加上繁華地段開店本身就面臨高昂的租金費用,再疊加疫情的沖擊,ZRAR的日子自然不會好過。

  巨頭們另一個尷尬的問題在于“水土不服”。這點GAP表現尤為明顯,作為美國旗下的時裝巨頭,GAP過于鮮明的美式風格讓其難以適應中國人的體型需求。

  走甜美路線的Forever 21同樣如此。其以“快”和“廉價”著稱,但這也成了它廣受詬病之處,品質太差與款式不符合中國消費者喜好是Forever 21的致命傷。

  中國人與歐美人身材外形差異顯著,審美也有所不同,海外品牌里的中國團隊一旦缺乏話語權,便容易導致品牌與中國市場的脫軌。

  此外,曾經國際品牌引以為傲的快時尚如今也難續榮光??鞎r尚擅長將國際大牌迅速復刻,再以低廉價格出售,其特點被形象地稱為一 流的設計、二流的價格、三流的品質。

  但隨著中國消費者消費意識的逐漸覺醒,對品質的追求變得更高,也更追求個性化。與此背道而馳的快時尚,在多樣化風格的沖擊下難以“一招吃遍天下鮮”。

  如果將視野拓寬會發現,巨頭的“敗走”不止于中國。

  2020年,ZARA母公司宣布永久關閉旗下全球1200家門店;H&M在2020年二季度出現了10年來首 次的季度損失;同年年底,擁有3000多家實體店的女裝巨頭艾格宣布破產。疫情的沖擊是全球性的,覆巢之下無完卵是巨頭們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昔日巨頭們的大敗退令人唏噓,背后折射出的是消費群體的大變遷。不會有人永遠年輕,但永遠有年輕人。有的巨頭撤退了,有的還在探索求變,試圖從線上找回昔日榮光。

  群雄逐鹿下的服裝變革

  一邊是國際巨頭們集體失速,另一邊國潮之下,給了國貨品牌崛起的機遇。

  據太平洋證券數據,2009年中國品牌關注度僅為38%,而2019年這一數字則變成了70%。如今的國際巨頭想要抓住中國的Z世代,或許還要向曾經的學生學習。

  2018年,“中國李寧”子品牌以“悟道”為主題亮相紐約時裝周,在紐約大秀落幕當天,“李寧”的微信指數暴漲700%;同年,“中國李寧”系列服裝銷量超過550萬件,鞋品銷量超過5萬。

  近幾年國潮+服飾的賽道里孕育出新的商機。李寧開啟了老品牌憑借國潮翻紅的先例,此后,波司登、海瀾之家、安踏等老牌國產巨頭也紛紛主打國潮時尚新款,吸引著年輕一代。

  潮流的本質在于自我的表達,這點在如今的Z世代身上體現尤為明顯,他們更強調自我,渴望獨一 無二的風格,不在意大牌,更看重品質。

  與此同時,成長在互聯網時代的年輕人擁有更強的文化自信,更注重商品的文化意涵與價值建構。據抖音電商數據,國貨消費群體中18-30歲年輕群體占比接近40%,年輕人對國潮的認可不僅給了傳統巨頭們轉身的機會,也孕育了不少新興品牌。

  主打無性別理念的bosie從2017年成立至今已經獲得8輪融資,bosie不區分男女裝,自由表達的態度迎合了Z時代追求自我的特質,市場熱度高漲。

  作為bosie最強勁的對手,Beaster的發展同樣勢頭迅猛。在2020年雙11期間,Beaster以超2億元的銷售額榮獲男裝類目唯 一入選TOP10的新國貨品牌。

  觀潮新消費(ID:TideSight)根據公開數據不完全統計,截止目前,國內服裝行業具有代表性的融資事件超100起,涉及金額超200億元。

  無論是火熱的內衣、瑜伽服等細分賽道,還是引人側目的無性別穿搭、潮牌等等,服裝大賽道被劃分的越來越細。當然,這些“新貴”品牌也都是從Z世代入手。

  更受Z世代喜愛的“三坑”小眾服飾也逐漸走向大眾,尤其是漢服大熱背后,更體現出年輕人對國風元素的喜愛及民族文化自信。

  此外,借助新媒介賦能,不少新興國貨品牌獲得了聲量和銷量的增長。從普通的消費品牌成長為“國貨之光”的白小T便是從抖音起家,白小T創始人張勇曾做過多年的媒體人,對于內容的把握,讓他讓抓到了短視頻的紅利期。

  張勇曾表示,中國已進入品牌創新最 好的時代,各行業都將進行消費升級。以男裝為代表的男性消費市場的品牌升級是一個被資本市場嚴重低估的洼地。

  當然,更值得提及的是,傳統的紡織生產、流通方式早已不再適配時尚行業"個性化消費"、"小單快返"的大趨勢。B端在紡織面料數字化供應鏈、服裝智能智造、外貿服裝品牌、物流及供應鏈金融等領域進行升級改造,直接為行業的快速崛起奠定了基礎。

  服裝新銳品牌不斷涌現、火熱的背后,是底層供應鏈的大升級、是消費觀念的改變、是電商渠道的重塑,一次次的變革重新喚醒著市場。

  結語

  三谷宏治曾在《商業模式全史》指出,“速度不對稱”是服裝行業的根本性矛盾,服裝行業的價值鏈要長于其它行業,但各個環節又比較分散。這就導致多數服裝企業內部價值鏈的變化,始終趕不上外部流行趨勢。

  換而言之,在設計師手里的款式可能要等到2年后才能面世,而消費者喜好的變化則是日新月異的。

  對品牌而言,一兩種爆款即便能實現短暫性銷貨,但卻無法建立護城河。而且服裝行業更新迭代快,即便品牌能保 證推陳出新,但持續打造爆款的能力也難以實現。

  當消費不斷升級、品位逐漸拉高,中國的消費者勢必將服裝這個古老而廣闊的行業送入深水區,沒有人能穩坐頭把交椅,新老品牌將在新的戰局中重新瓜分市場。

  年輕人的衣柜滿當當,但國外品牌的身影越來越少。服裝行業,江湖已變。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34973-1.html

哈爾濱定做服裝               哈爾濱華宇服裝廠

2022.6.7

核心關鍵詞: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哈爾濱定做服裝廠-哈爾濱定做工作服廠家
Copyright ? 2002-2022 哈爾濱華宇服裝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sitemap
機構信用代碼證 可信網站
超碰CaoPoron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