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碰CaoPoron最新

專業高檔工作服定做廠家!
手機:18945088228

18945088228

導航
您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哈爾濱服裝廠閱讀起底滬深兩大時裝周,品牌與時裝周之間的互相成就

時間:2022-01-21 09:30 作者:小小編點擊:

                歡迎訪問哈爾濱服裝廠                 哈爾濱華宇工作服的官網
1997年,中國內地的第一個時裝周正式在北京誕生。細算起來時裝周登陸中國內地也有24年了。就像大多數舶來品一樣,時裝周在中國也延伸出許多不一樣的特色,比如中國南北各大城市琳瑯滿目的時裝周就很值得大家思考,它們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么?

  近年來,真正在商業上做到邏輯自洽的當數上海時裝周,口碑和活躍度上都頗具代表性。以中國的地大物博和時裝產業的巨大實力及潛力,再多一個時裝周原本也不過分,而不論是從產業的密集度還是政府的支持力度上來說,最有希望的本應該是深圳時裝周。

  后娛樂時代,我們都應該有個自覺——“理論上”和“實際上”之間往往都有個反轉。深圳時裝周目前跟上海時裝周相比,無論是聲量還是體量,都有一定的差距。這個區別和反差可能大家的感受各不相同,原因也有很多方面。于是我們特意選擇了幾個這次同時參加了上海時裝周和深圳時裝周的設計師,來跟我們分享一下感受。

  上海和深圳,

  何去何從?

  興起于西方時尚體系里的時裝周最早是以銷售為導向的,品牌通過走秀發布下一季產品,買手再去showroom選購下單,這是國際時裝周上最常見的方式。很多受訪的設計師都提到,上海時裝周經過近20年的發展,已經形成相對完整的時尚商業體系,越來越接近國際時裝周的舉辦水平,參與的品牌也越來越豐富。相對來說,深圳時裝周更像地域性較強的大型活動。

  Vmajor的創始人及品牌總監朱威特表示,從2021年開始,他會更看重品牌和深度客戶共同成長的質量,逐漸放緩拓展市場和訂貨會的頻次。“今年只在4月份去了上海Ontimeshow,10月份就沒去了,也沒在上海辦秀。一來是沒有足夠的時間準備,二來是上海時裝周那幾天有太多品牌活動了,買手的精力相對有限,可能只分出一小部分時間去關注我們這種不是上海本地的品牌。而我們的大本營在深圳,無論是準備時間還是資源調動上都相對方便很多。”

  現階段,Vmajor團隊將在上海時裝周期間接觸的一些新客戶進行梳理,引導合作深度大的客戶去深圳進行更深入的溝通。例如直接在深圳的工作室里舉辦獨立的訂貨會,不受時裝周體系約束,希望探索出更有利于品牌在時尚市場上良性生存的發展模式。

  在2022春夏上海時裝周上,DAMOWANG只在上海的衍慶里舉辦了一場以“城市?部落”為主題的靜態預覽,選擇把大秀安排在隨后舉辦的深圳時裝周上。“在深圳辦秀,主要是出于地域優勢,我們公司在深圳,加上深圳當地政府在場地上也給了我們一定的支持,很多細致的事情在深圳操作起來會比較方便一點。”

  但DAMOWANG的設計師韓磊告訴磁器,他們下一季還是打算在上海辦秀,“因為媒體和showroom大部分集中在上海,在商業方面肯定是上海這邊做得相對成熟,邀請客戶和媒體朋友也會比較方便。而且通過這些年對參加時裝周的經驗的總結,我們還是覺得只在一個地方辦靜態的預覽,客戶和產品的互動性會相對較弱。如果大家通過秀場先大致看了整個系列,再通過靜態預覽來近距離接觸產品,在預覽現場試穿,這樣對品牌的印象會更加深刻,了解也更加全面。”

  設計師品牌Lynn Gong的2022春夏系列選擇在上海的showroom參展,在深圳辦秀。其創始人兼設計師龔琳告訴磁器,目前這樣保守的安排更多是出于對品牌的保護。“我們還屬于初創企業,我覺得還是得把品牌背后一系列的細節打磨完善后,再去考慮大力營銷這些事情。”

  再比如設計師品牌CHICCO MAO,每一年都會參加在上海舉行的訂貨會活動。2022春夏也不例外,這一季CHICCO MAO在上海的Ontimeshow參展,把走秀安排在深圳。在品牌的設計師毛寶寶看來,上海的showroom比較穩定而且已經形成一定的規模,參展的產品設計也更多樣和多元化,方便品牌和不同區域客戶交流,制造更多黏性強的合作。

  “上海時裝周期間有固定的時間集合全國各地的買手、設計師品牌、公關及媒體,為品牌和客戶提供了相互選擇和拓展銷售渠道的方式,于資 深品牌和處于起步階段的新品牌來說,都是能迅速提高市場和媒體關注度的好機會,在短時間內能讓大家看到品牌的價值。”

  傳統的時裝周是品牌訂貨會的衍生模式,大量品牌都集中在同一個地方和同一個時間段露出,規模相對更大型,曝光率也更高。不過禍福相倚,也正因為活動密集,反饋和效果不一定能得到保 證。所以也有品牌設計師認為沒必要盲目跟風,把每一季度的發布局限在某一個時裝周的范圍里,如果對時裝周的體系感到疲倦,跳出來暫時休息一下也無妨。

  雙城記,

  上海深圳市場分析

  提起時裝周,大部分人會聯想到那些秀場外被過度妖魔化的街拍潮人,或是某個秀場里那些抓馬的設計,但這些絕 對不是舉辦時裝周的真正目的。時裝周已經從行業內的事件延伸為一種經濟模式,與舉辦地及周邊地區的民生息息相關,當地的人文歷史、消費習慣等都直接從時裝周這盤大生意上得到綜合的反映。所以通過觀察不同地區的時裝周活動,我們可以揭開嘈雜的時尚表面,立體地認識其背后與社會千絲萬縷的聯系。而對流行趨勢相對靈敏的品牌設計師們是對此深有體會的群體。

  Vmajor的朱威特跟我們分析了上海和深圳兩地設計師品牌的市場和時尚消費習慣:“可能由于上海在中國更多的是一個信息發源地的角色,時尚行業內人士會習慣優先去看上海當地的反應,太多優秀的設計師品牌和買手店集中在那里,在選品風格上就會做更精簡的選擇。深圳雖然這幾年showroom越來越多,整體的時尚商業氛圍慢慢起來了,但深圳這座城市在時尚歷史和市場上都比較年輕,相對沒有上海成熟。”

  朱威特認為買手店的發展情況與深圳老百姓的穿衣選擇是雙向影響的,“我們主要做女裝,深圳這邊的客戶有兩大類,一類是比較喜歡追隨潮流的年輕女性,一類是相對成熟的職場女性。前者喜歡潮流但比較愛跟風,后者偏保守務實。所以在風格上整體可能沒有上海那么突出。但深圳的市場很年輕,而且這邊的年輕人很多都有留學背景,有開闊的國際視野,對新事物包容度很大,所以深圳這邊的市場有很大的消費潛力,這方面并不比上海弱。”

  DAMOWANG的設計師韓磊通過歷年來的銷售數據發現全國銷量的分布呈現出明顯的地域性。他分享道:“我們銷量最 好的地區集中在江浙滬,2021年開始北京和東北那邊的客戶也逐漸增長,而且增長速度特別明顯。”站在設計師的角度來看,韓磊感覺深圳的年輕人在日常會較為實際,他們在服飾上的消費更強調上班的時候是不是可以穿,對時尚的熱情普遍不高,因此通勤的服裝會比較暢銷。

  上海和深圳的消費者對時尚的熱情,從他們對待時裝周的態度就可以感覺到,比如韓磊就發現“在深圳秀場門口比較常見的是博主或品牌方請來的專業攝影師,很少看到像上海時裝周那種出于對時尚的熱愛,自發去街拍的非時尚領域的攝影師,從這點也比較能感受到深圳的務實??赡芤哺钲诘漠數厝撕芏喽际莿摌I一代有關,他們危機感強,做事情會比較有目的性。如果不是時尚相關行業的人,很少會主動關注時裝周這類活動。”

  而CHICCO MAO的設計師毛寶寶則認為上海和深圳兩地的老百姓們對美的追求是一致的,只不過處于兩地的設計師品牌會根據當地的時尚環境特點,去調整品牌的表現方式。“上海相對深圳來說,小眾化和個性化的設計師品牌更多,城市的藝術氛圍更強;而深圳時裝周相對來說商業氛圍感會更明顯,比較有目的性,側重于開拓市場和銷售渠道。所以參加上海時裝周的品牌會比較多元,注重展示設計的獨特性;參加深圳時裝周的品牌則更注重商業上的轉化。比如我們的品牌在之前是以線下為主的,但來到深圳后,我們開始接觸互聯網模式,逐漸拓展到線上多渠道發展,讓品牌全面實現線上加線下模式,對于我們品牌來說也是比較有突破性的。”

  如何發揮特色,

  區別化發展

  以當下中國時裝產業市場的現狀,有兩個時裝周倒不是什么問題,關鍵是這兩個時裝周的分工。不只是深圳,任何一個時裝周想做“上海第二”都是不實際的,組委會應該思考的是怎么開辟新路線。這個考量無非是兩種:

  1.如何更好地服務品牌、買手和媒體,讓他們賓至如歸;

  2.如何幫品牌提高銷售,不只讓設計師更多地賣貨給買手,也要替買手更好地向消費者做宣傳,促進他們的銷售。

  

核心關鍵詞: 哈爾濱工作服定制-哈爾濱定做服裝廠-哈爾濱定做工作服廠家
Copyright ? 2002-2022 哈爾濱華宇服裝有限公司 網站地圖sitemap
機構信用代碼證 可信網站
超碰CaoPoron最新